白山黑水,山高水长:长春哈尔滨双城诗会邀请函

宋敏:职业,教师!业余,写诗!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80 年代《太阳》的创始人之一,90 年代创办民办学校,2020 年创办民刊《太阳阁》!是一个喜欢每天不停折腾自己,努力把日子过得如诗的女子。

《观鸟记》(作者宋敏)

光线甚好的时候

你们就是一场碧空与激情的

爱恋与狂欢

而我早已习惯了

当你们的背景

倾听收纳

动态的飞溅的双翼

不绝于耳

鹤舞白沙的绝唱

直到屏息凝视

做个局外人

直到柔软的羽毛

和我尖锐的目光

靠得更近直到

怨尤和是非掠过

直到一切秘密

终将暴露的窠巢

直到撒满谷粒的方向

像雨滴一样扑腾拍打

或许一声哨音

一次展翅

我也有了飞翔的

姿态

《在山顶》(作者宋敏)

我要像武士那样

漂泊胯下一匹烈马

在大漠戈壁

荒滩疾驰备上烈酒

和风干的羊肉

策马扬鞭随风流浪

即使狼群裸露出

血腥的气味

即使狂风暴雨

风雪弥漫

阳光被撞得粉碎

如尘沙一般抖落

下落的夕阳

经过我

经过危桥的栈道

经过一片漆黑的荒蛮

经过一座风化的古堡

经过一潭深不可测的沼泽

经过醒来时停止的睡梦

经过拱手道别的侠客

经过怀抱家书奄奄一息的壮士

仿佛有一种声音指引

在山顶寻找消隐的族人

和他们大醉一场

用酒话谈谈

忽明忽暗的故国

《树荫》(作者宋敏)

六月的树荫

是遮不住你的

露出了四月的整体

听得见悲欢离合

听得见林中空气的震颤

那是我的一部分

一切处于安静之中

我看到了太阳漏掉的光

犹如一盏灯在树荫下

照亮所有的眼睛

或许树荫下的你

和你已镌刻在石头上的

文字只有我能破译

有些凌乱也有些遗憾

犹如我的记忆

生出淡淡的从前

在一棵树下缓行

在斑驳的树影中静默

从此感怀泥土

不提伤痛

《替身》(作者宋敏)

在颇有希腊哲学风味的鸟叫声中

放松眼前

和身后的城市

都愈来愈清透且甜美了

无限好的事物

都安立在无限好的所在

鸟和他的巢

太阳花和她的啼笑

谁在夏夜里听蝉

吟诗温酒

饮一口就念出一个名字

就像种在稿纸上的字

萌多少芽开多少花

结多少童话

就像你

无意间走进山水中

提取几处意境

替你爱我

王法:1946 3 21 日出生于黑龙江省汤原县复兴村。祖籍山东高密九敬乡城律社。1972 年开始发表诗歌、小说、影评。1979 年在长春与曲有源、孙文涛、程晓刚、于克、周然、姚大侠、孙生等人创办《眼睛》民刊。2011 年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并出任编辑、主持人、论坛主编、网站副总编。现任香港《流派》诗刊主编、长春《太阳阁》诗刊主编、《法哥看诗界》公众号主编。世界诗歌网国内频道部总监。曾为徐敬亚主持的《特区文学》《读诗专栏》诗评人。出版诗集《东北有虎》现居吉林长春。

《雾》(作者王法)

教堂的钟声隐在雾的后面

此刻有人正在读一本书

海面上

大群的鸥鸟仿佛发疯的闪电

追逐着一群波浪间穿梭的银鱼

天空中浓雾弥漫没有风

不紧不慢的钟声穿透迷雾

慢慢逼近恍如死亡的脚步

雾没有消散

雾中的一座座远山奇伟诡谲

大片的果树挂满红艳的果实

闪烁一颗颗异性的诱惑

雾生成海巨大的呼吸

几十条巨星章鱼用它们粘腻的爪子

梳理大海的长发难以抗拒

一群接一群的裸体小矮人出现了

他们有的骑在银鱼的背上

有的伏在海鸟的翼上

瘦弱而畸形

哦,我认识那些衣衫褴褛的男人

他们的头上有一轮红彤彤的东西

在雾中若隐若现那不是太阳

而是一个正在向天空喷吐熊熊火焰的

炼钢炉口

雾依然没有消散

雾笼罩在田野的上方

有牛铃声在雾中摇曳

老汉的咳嗽声带着痰的喘息

仿佛一只套着重扼犁田的牛

有溪流的水声

棒槌敲打石板上衣物的声音

颤抖着清晨的鸟鸣和读书声

情人的耳语时隐时现

有人吃吃的笑

烤鱼焦香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一匹宝马卧在林间的空地上安睡

一只冬季帐篷在旁边守候

这是一个雾的世界

一大群黑白相间的叶尾猴尖叫着在

高大的玛丽安橡树间争夺半熟的果实

雾还是没有消散

巨大的豪华游艇划开海面

优美的爵士乐在雾中狂舞

小号、爵士鼓...... 黑人女歌星......

硕大的蓝鲸浮出海面像一座漂移的海岛

这个家伙饕餮了成吨的乌贼

不停地反胃并向天空呕吐湿漉漉的黑色羽毛

一些人站在云端上指挥坦克车将这些羽毛运走

去天国里提炼一些可疑的金属

雾没有消散

一直没有消散

《你的爱》(作者王法)

你的爱高过风

高过一切虚拟的欲望

高过爬满常青藤的峡谷

神秘的力量在地平线上升腾

那是爱的密语

你知、我知、神知

它在绿叶间筑起小巢

毛茸茸的小雀张开嫩黄的嘴巴

母性是生命的守护神

万物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没有什么能够战胜爱

一切黑暗都将枉然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有爱石头也将开花

《梦》(作者王法)

对于梦我已神经兮兮倦于思虑

我要睡在一个梦里一梦不醒

听闪电在胸腔里嘶吼

穿透骨逢刮骨疗毒

我要睡在一个梦里

无论美梦、恶梦、甜梦、苦梦、穷梦、富梦、春梦、升官梦、发财梦

娶媳妇、烧高香、吃猪头、喝烈酒

梦他个

雪拥关山马不前挺身仗剑四茫然大梦谁先觉众生梦难圆

呔!看我赤身裸体酣然入睡

一梦不醒

听闪电在胸腔里嘶吼

穿透骨缝刮骨疗毒

《背影》(作者王法)

注定这一生总是受人摆布

喜怒哀乐都攥在他人手中

你的字典当初就缺少一页

那两个字是前世的奢侈

现世的疼痛

暗夜里骨节咔咔作响

耳畔有嗡嗡的蜂鸣

其实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前方还有许多钟情的风景

走吧

你等那一声呼唤已经很久

其实你无需告别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

会长久注视一个远行的背影

临行前你只需对自己轻轻的道一声

珍重

《我想..... 》(作者王法)

我想到远方去,看看

那些日思夜想的文朋好友

如果天空飘下小雨

就在路边找一个排档

点一些当地的特色小吃

男人用大碗豪饮

女人就着朦胧的夜色

唱一支歌

忧伤的歌

妈妈曾经说过

忧伤是人类的晚餐

我们不谈诗

诗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

一谈到诗连天空也会黯淡下来

我们也不谈春天

春天的花不肯为诗人开放

我们将细数人类的伤口

就像查点自身的暗疾

《四月的故乡》(作者王法)

故乡已然陌生

四月的风也再难染绿它的童年

我和故乡一同成长

那个细瘦的男孩曾

打着赤脚像一只鹭鸶

站在浅水滩涂

与小鱼嘻戏

流连忘返

故乡一直悬在梦中

像一片可望而不可及的月光

故乡是小麦、玉米、大豆、高粱

连绵不绝的狂欢

是白天鹅、野雁、花翠鸟和麻雀们

野性的乐园

而今

人间的四月

又一次搅碎我故乡的春梦

回首间

故乡已是一个生疏的心痛

人为什么一出生就注定要被故乡遗失

是我弄丢了故乡还是故乡丢失了我

故乡

我常常在梦中走进你

倾听你四月的桃花水以及

拥抱你彻夜歌咏的蛙鸣

还有那江畔上连片的野花

......

四月“水生五谷”

耕种的人已远离故乡

周然,笔名:白眉,《太阳阁》诗刊编委,诗歌门外写作,拒绝官刊。

《一棵树的尖叫》(作者周然)

一棵树的尖叫刺进耳朵里

树的枝桠捧着欢乐在手舞足蹈

但指缝间却流淌着一条忧伤的河流

睡梦中的一个梦

在一场戏谑的剧里上演

梦的每个角落都是一个舞台

在现实与梦境之间

相遇没有了距离但又远隔千里

岸上的垂柳在招摇

沉睡还是醒来这是个问题

变幻的场景里

干枯颤抖的树叉划破了天空

如血的月光洒落在脚下

无数喧哗的叶子突然一片寂静

呆呆地站立着被凝固的舞姿

针叶松一遍遍寻找自己的锋芒

鲜艳的舞蹈褪去了殷红的色彩

倾斜的下午滑落在斑马线上

一张笑脸被留在了昨天

叫不出名字的花蕾失去了花期

钟声停滞在一个宏伟壮丽的时刻

一幕幕桥段开始飘散

往南的江河没有风景

明天的炊烟已被大水淹没

孤立的屋顶在水面挣扎

无意间走失的孩子幸免于难

一个思绪狂奔着

前方的灯火瞬间被熄灭

飞快的目光来不及躲闪

轰然间

一块惨白的幕布遮盖了那个路面

一条匝道在拐弯之后

诉说着分开的理由

丢了依恋就不再是爱情

忘掉了往事就不再是回忆

没有生灵的世界就不是动物

世界

歌声的尽头是一个没唱完的

故事

暗淡的消息堵塞了十字路口

拥挤在一起的等待开始四处奔波

一枚锈迹斑斑的铁钉渐渐蠕动

想把自己连同腐朽的门窗

钉进那段虫蛀的历史

树桩龟裂的脖颈在沉思

在它刀刃般尖利的沉默里

每一圈年轮都是一道伤口

疼痛围绕着伤口

疼痛是伤口开出的艳艳的花瓣

堵住路口的不只是一个传闻

大水冲走的不仅仅是明天的早晨

别样的剧情在纸上渲染着

花花草草在字里行间讪笑

一棵树的尖叫来自被压榨的根须

一切声音

都是在寻找自己的身影

2020 7 19

周然于西山甲一号

《候鸟》(作者周然)

飞向南方飞向远方或许飞向天边

你不仅仅是为了离开寒潮

北方枯黄的秋风覆盖了你的栖息地

嚎叫的大雪封锁了你的巢

在一片肃杀诡异的天气里

天空规定了鸟儿的叫声

你们开始了沉默

但你的翅膀依然高昂着头颅

呼唤着身旁的风和身边同行的云彩

你从一道道铁锁的缝隙中走出来

你和你的伙伴们选择了重新飞起

向着那块晶莹剔透自由翱翔的地方飞起

那里没有云翳没有雷雨没有人设的屏障

重新起飞的时刻

阴云是一块巨大的铅块笼罩着你

凶险的气流在四周窥视着你

你绝决地腾空而起

冲进逆风不断地上升上升

你的高度足以俯视整个蒼穹

你深情地鸟瞰着那一片曾经爱恋的土地

你飞翔的姿势始终洁白无瑕

你纯净的羽毛在空中书写着高远的灵魂

你飞过了冰冷的钢铁和水泥的城市

飞越了乱石丛生的山岗与沟壑

也飞过了油菜花和池塘的蛙声

在古老的河流之上

你勇敢地飞越了千年的传说

迁徙是一次躲避

也是一次防御

是英勇的舍弃

也是不泯的追求

没有痕迹的天空依次排列着你的悲壮与艰辛

牺牲与喜悦泪水与微笑

候鸟

你微小的像一颗无足轻重的沙粒

普通的像一滴水

但你却是一行行华彩鸣奏的音符

你无声的交响乐在偌大的天宇间呜响回荡

候鸟

在深远的注视里

你用执拗的生命砥砺奋飞

你是所有眼睛里不羁的精灵

我仰望你致敬你

目送你飞向南方

飞向天边

飞向远方去拥抱那湛蓝湛蓝的梦

2020 7 6

周然于西山甲一号

王丽颖,笔名桔色的雪,作品发表于《诗刊》《长白山诗世界》《诗潮》《青春》《中国诗歌》《江南时报》《深圳文学》《2020 中国诗歌年选》( 花城版)《东三省诗歌年鉴》等。

《邂逅佩索阿》(作者王丽颖)

那不是一个具体的事物

甚至不是他说的烟草店

当她朗诵

语言和心事是一对双胞胎又不是

但方向应该是一致的

而我们的耳朵和心灵

在聆听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

当我遇到他和她

一个诗人和一个朗读者

我看到一扇白色窗户

我放下我长久的沉默

脱下伪装的面具

我是一个怀揣痛苦的人

那一戳即破的蛋壳

包裹着我

那个被称作痛苦的东西就不存在了吗

此刻它仿佛接受到同类的电波

从我的体内飞出去与之汇合

我听着他的诗在弹奏大提琴

钟摆时而飞奔,时而静止

我被他们带领着

去往一个仙境般的地方

那里寂静无比

仿佛我没有来过人世

《纸船》(作者王丽颖)

一艘船永远不能航海

它是梦的具体形状

一个工匠不能被聘用

也不能被解雇

舢板比纸厚

比远方薄

镂空的幻觉,指尖上的划痕波光粼粼

夕阳反复跃出水面

等待一艘轮船使出港湾

它一直摆在我的书桌上

用沉默测量大海的深度

《桃花事》(作者王丽颖)

是在一首大提琴曲里

铺满桃花的街道

我在聆听它们,或者

是在完成穿越时空的对接

松散,漫无目的的花枝

伸向夜晚无尽的虚空

我们理清一些,另一些又缠绕在一起

我们和它一样不知疲倦

春天嫣红的脸颊

像雪豹跃出淡灰色的山涧

像一个人

——在枯槁里复活

《黄昏》(作者王丽颖)

黄昏来临时

它把一个声音带给我

寂静露出水面

我的耳朵里是松针和紫丁香的呼吸

空寂的广场上

人群像突然飞走的鸽子

一种力量消退

另一种升起来

此刻黄昏的宣纸上

我们正认真的描摹那轮通红的太阳

它血色的糖果箭弩一般

击中了我

而它新鲜的面具

在幽暗中显现,消失

直到我进入梦境又从梦境中惊醒

故乡 作者 宋敏 西山甲一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1. 文章链接 : https://www.sdqirong.com/article/baishanheishuishangaoshuichangchangchunhaerbinshuangchengshihuiyaoqinghan_34286.html
  2. 文章标题 : 白山黑水,山高水长:长春哈尔滨双城诗会邀请函
  3. 本文由齐融网网友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