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总统被刺杀,起底海地最血腥的国族史


来源:公众号【血钻故事】

作者:左页

温馨提示:本文共计约8700字,阅读预计需要22分钟


小的们,扬起风帆,

我要去那遥远的天边,

赴一场美丽的约会

——杰克·斯派罗《加勒比海盗》

刺杀总统

2021年7月7日凌晨,密集的枪声划破了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宁静。
一群刺客,手持冲锋枪、手榴弹,高调地闯入总统府邸。他们一边用英语和西班牙语大声高呼“我们是美国缉毒局(DEA),正在执行任务”,一边开枪扫射、扔炸弹。另有多架无人机盘旋上空,对总统府邸和周边环境实施侦察。

十几分钟过后,海地现任总统莫伊兹和夫人玛蒂,双双中枪倒地,其中莫伊兹身中12枪,左耳、右臂、左腿和脸部各中一枪,腹部连中数枪,当场死亡,玛蒂重伤,随后送往美国迈阿密救治,目前已经脱险


莫伊兹和夫人玛蒂(中,穿红衣服这位)

那么,到底谁干的?

目前警方还没法完全确定这群刺客的身份和意图,可以确认的是参与刺杀的嫌疑人一共28名,其中3人已被击毙、21人已被逮捕,其余在逃。

目前关键嫌疑人克里斯蒂安·萨农,也已经被逮捕归案。此人祖籍海地,常住美国佛罗里达州,正是他今年6月联系了一家位于美国佛州的私人保安公司,招募了大量哥伦比亚杀手,实施了这次刺杀行动。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次抓捕归案的嫌犯中,有两名为海地裔美国人,其中一人曾经是美国毒品局的线人,另一位则是联邦调查局的线人。

这案子还有两个比较迷惑的地方:

一是海地当地的语言有两种,法语和克里奥尔语,可刺客讲的却是英语和西班牙语,还故意大声高呼自己为“美国缉毒局”人员。这是要栽赃嫁祸,还是另有目的?二是一国总统,按说本享受全国最高级别的安保,生活在最安全的别墅区,一群高调的全副武装的杀手,为何能堂而皇之进入总统府邸?关键,枪响之后,加入战斗的保安,屁事没有,一个没死也没受伤。

世界史上,刺杀总统的事常有,但如此嚣张属实罕见,看着根本不像政治谋杀,反倒像黑社会仇杀。

已经脱离危险的总统夫人玛蒂,在推特上发语音描述了当晚恐怖的一幕:“一眨眼的功夫,雇佣兵就进入了我的房子,用子弹撕碎了我的丈夫。他甚至来不及说一个字。”


玛蒂推特截图

她还说,刺杀莫伊兹,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多半为了阻止9月份即将在海地举行的宪法公投。

海地总统莫伊兹刺杀事件,目前信息就是这些,扑朔迷离,好多细节还不够清楚。不过我们先把这事放一边吧。我们先了解下海地的历史,回头再来解读这个事。

其实在海地,刺杀总统这种事算是小事。海地不大,但在近代史上却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因此值得细讲。接下来,我会分两篇文章讲讲海地前世今生。读完后,你就会秒懂什么叫“刺杀总统只能算小事”了。

对了,海地是世界第一个非洲黑奴“翻身当主人”的国家

掠夺和奴役

海地,地处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区的伊斯帕尼奥拉岛。这个岛面积76,480平方公里,是加勒比海第二大岛,仅次于古巴岛,就在古巴岛的东南方向。
伊斯帕尼奥拉岛,有两个国家,东边为多米尼加共和国,西边就是海地。海地的面积2.78万平方公里,差不多跟重庆主城都市区(2.87万平方公里)那么大,人口有1100万,人口密度是加勒比海地区最高的。

海地就在红圈这个地方


伊斯帕尼奥拉岛有东西两个国家,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

1492年12月,哥伦布偶然来到伊斯帕尼奥拉岛(意思是“西班牙的岛”,哥伦布命名),他刚上岸那会,当地的土著泰诺人(印第安人分支),大概将近100万。泰诺人还挺客气,拿出黄金珠宝,招待这群不速之客。

哥伦布和他的西班牙同伴们都惊呆了,据此认为这地方肯定是个大金矿,黄金遍地。哥伦布建了个营地,留下39名同伴,然后就回去招兵买马了,准备第二年回来大干一场。

第二年,哥伦布领着17艘船、总共1200人重回该岛。但当他回来时,发现自己的同伴,已全被当地土著杀死(具体原因不明,有说是因为他们抢当地土著的财物)。
哥伦布很桑心,一再提醒自己,土著是野蛮人。他重新建营地,宣布占领的地方叫伊莎贝拉殖民地,由他的兄弟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管理。

这一次,他们再也不假客气了,仰赖长枪短炮,前后奴役了大概40万泰诺人,帮他们挖金子。可是挖来挖去,什么也没挖着。

西班牙人很失望,慢慢将精力放在中美洲其他岛屿上,把伊斯帕尼奥拉岛当成补给站。他们不再挖矿,改建各类种植园。可种植园是比挖金子还要“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需要奴役更多的土著。

这样折腾,大概到1508年,由于残酷的压榨、强迫劳动,外加饥饿、大规模屠杀、白人带来的天花等,原先100万的泰诺人,已减少至5万左右。又过了十年,也就是哥伦布抵达这儿25年后,当地土著已经基本死光了。

为了补充劳动力,从1501年开始,西班牙人从非洲进口黑奴。不过补充速度有点慢,所以原来已经开发出的种植园和牧场,不得不抛弃,久而久之,岛西部逐渐成为一片荒芜的无人区。

这个时候,加勒比海另外一类重要角色上场了,这就是英、法、荷等国的海盗。他们把西班牙人抛弃的荒地,当作自己的据点。

我们都知道,大航海时代起步阶段,西班牙是绝对的海上霸主,为了保证海上交通线的安全,曾建立一支约有150艘战舰、3000余门大炮和数以万计士兵的庞大海上舰队,这就是西班牙无敌舰队。

靠强大的航海势力,西班牙垄断了中南美洲的航路,严禁其他国家的船只往来。他们在中南美洲建殖民城市,往老家一船又一船运送黄金和白银。到16世纪末,83%的黄金白银的开采被西班牙垄断。

英法荷等国馋得口水直流,但海军实力不行,也没办法。但正面硬刚不行,暗地里偷抢总可以吧,这就有了加勒比海盗。

当时海盗算得上是一门为国争光的正经职业,英政府还专门颁发“私掠许可证”,允许私人武装民船去打劫别国船只,抢来的钱财,90%归自己,10%归政府。

比如,英国最著名的海盗,霍金斯和德雷克两表兄弟,就是最早受伊丽莎白一世资助和默许的海盗。

德雷克这人出身贫寒,早年靠贩卖黑奴发了财,然后自己买了船当海盗去了。他以前受过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气,极其痛恨西班牙。

1587年,西班牙和英国发生战争。靠做海盗赚了钱的德雷克,本想在乡下过安生日子的,一听说要打西班牙,精神来了,立马加入了英国海军,并且凭借多年海盗经历,成功转型为英国海军领军人物。

1588年,德雷克带领英国海军,以弱抵强,成功击败据说“不可战胜”的西班牙无敌舰队,为英国立下赫赫战功。

海盗和海军,邪恶和正义,当时的界线就是这么模糊——其实电影《加勒比海盗》,自始至终说的不就这么个主题嘛。

回到正题。话说到了16世纪末,伊斯帕尼奥拉岛西部的海盗越来越多,已经严重威胁西班牙航线安全。这些人偶尔出去打劫,平时没事种点烟草和粮食、打点野猪野牛什么的,活得挺滋润。

其中,法国海盗最多最为强势。到了1665年,法国海盗,已经把整个伊斯帕尼奥拉岛西部据为己有,宣称这地为法国殖民地,并将这改名为圣多明克。

这个时候,西班牙国力正处在下行通道,木得办法,于1697年签下屈辱合约,将这地转让给了法国。

伊斯帕尼奥拉岛,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分成东西两个部分的,东为西班牙占领,叫圣多明各,西为法国占领,叫圣多明克,这就是今天多米尼克共和国和海地两个国家的大致雏形。


东西,分别被西班牙和法国占领


法国人跟西班牙人,其实都不是善茬。根据当时的记载来看,对待黑奴,法国人比西班牙人还要残忍,他们随意强奸任何一个看得上的女黑奴,黑奴稍有过错,就会被罚吃屎、喝尿、上下倒吊、吞食蠕虫和活蚂蚁。

法国人发明的死刑也花样繁多,比如将怀孕的妇女绑在木桶里,然后从山顶推下去,还有刀割、活埋、油炸、水煮、钉十字架和五马分尸等。

截止1789年大革命之前,平均每年有2.9万非洲黑奴被运往圣多明克,其中1/3会在3年内死亡。在北美,英国奴隶主经常用“再不听话就将你卖到海地去”威胁奴隶。

靠惨无人道的手段,法国很快将圣多明克发展成当时美洲最富有的殖民地,这儿因此被誉为安的列斯群岛的“宝石”。

法国人主要生产甘蔗和咖啡,另外还有棉花、烟草、香料和靛蓝之类。到大革命那会,海地生产了世界上超过一半的咖啡,为英法两国供应40%的糖,贸易总额占法国对外贸易的40%。

但这时出现了一个问题:这黑奴死亡率虽然很高,但由于持续不断进口,因此黑人数量还是在急速上升。大革命前夕,岛上的黑奴有50-70万,而自由人只有5万,另有3万黑白混血。
人数上不断扩大的悬殊比例,为接下来的革命埋下了危险的伏笔。

独立

1789年,受法国大革命影响,圣多明克爆发奴隶革命,各地狼烟四起,愤怒的黑人见到白人,一律斩杀绝不手软。

住在法兰西角的一户法国家庭,整日惶恐不安,不敢轻易出门。家中一黑人男仆,名叫弗朗索瓦-多米尼克·杜桑·卢维杜尔,从小受主人家照顾,受过良好教育,见主人有难处,主动请缨,以黑人身份,成功掩护主人一家和自己的家人,逃出了海地。

但杜桑·卢维杜尔自己,却选择留下来。

杜桑·卢维杜尔的祖先,来自非洲贝宁,他父亲原也是非洲一小王子,后来被卖为奴隶。杜桑出生于圣多明克,是他父亲第二个老婆的长子。他父亲被卖为奴隶,所以杜桑生来也是奴隶,长大后在种植园当马车夫。这白人主子,对他们父子不薄,否则杜桑也不可能救他们。

其实早在大革命之前,海地就出现过零星的黑人起义,没有形成气候而已。

1751年,有不少受不了法国人的折磨而逃跑的黑奴,他们跑进当地的山区荒野,越聚越多,被称为马龙人(maroons,来自西班牙语cimaron,意思是野人)。


1751-1757年,马龙人频繁抢劫和骚扰白人的种植园,曾导致6000多人死亡。不过当时法国还没有被大革命削弱,很快镇压了马龙人的起义。

马龙人发动的战争虽然失败了,却也深刻地“教育”了黑人和黑白混血儿,让他们学会了不少军事经验。另外,美国爆发的独立革命,也深深地刺激了海地黑白混血儿,令他们急切地想要取得和白人一样的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海地奴隶革命,并非是单纯的黑人反抗白人的斗争。其实当时的革命形势非常复杂,其中包括白人、黑人和黑白混血三种势力。

黑人想摆脱白人的奴役,所以革命;黑白混血则想获得和白人一样的地位,一会联合黑人反抗白人,一会又联合白人镇压黑人,摇摆不定;而白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分为保皇派和共和派,前者主张保留奴隶制,后者主张废除奴隶制,斗得你死我活。

另外在如此复杂的革命形势下,英国和西班牙又趁机进来捣乱,企图浑水摸鱼。

最后真正点燃海地革命火苗的,是法国两位人权运动者,文森特·奥戈和朱利恩·赖蒙德。这两人长期在法国本土奔走呼号,促使法兰西议会在1791年3月通过了《民权法案》,赋予法国海外殖民地所有公民平等的人权和投票权。

奥戈本是一位出生在海地的混血儿,他父亲是在海地种咖啡的法国人,母亲是黑白混血,所以他有1/4的非洲黑人血统,长相英俊、风度翩翩。

《民权法案》通过后,奥戈回到海地,要求当时法国驻海地的总督康德·布朗什朗德执行,但遭拒绝和威胁。奥戈没辙,招呼起300多个黑奴,与法国海地殖民政府干了起来。

可闹武装革命,不像玩人权政治,奥戈只是个生瓜蛋子,因此很快就被殖民政府给镇压了。他和一众将士,逃到西班牙控制的领土避难。当时西班牙殖民政府骗他,说如果他投降,肯定会特赦,所以他没怎么反抗。

结果,1791年2月6日,奥戈被西班牙殖民政府绑在木架上,拉到一公共市场。刽子手肆意凌辱他,再架马车把他活活压死了,他的尸体被挂起来示众,警告那些想推翻奴隶制的人。

奥戈的惨烈死亡,就像扔向汽油桶的火柴,彻底引爆了海地黑奴革命。各地黑人领袖纷纷起身,引导黑人将镰刀砍向他们的主子。

1791年8 月22日,以巫毒教巫师布克曼主持的一场传统非洲土人的祭神活动为起点,海地革命正式拉开帷幕。

早期领导黑奴起义的领袖,除了奥戈、布克曼外,还包括乔治·柏亚索、让诺·布里特和吉恩·弗朗索瓦·帕皮仑等。

我们刚说了,整个海地革命形势是非常复杂的,所以也千万别以为,这些黑人领袖就是正义的化身。

比如这个柏亚索,原来效忠法国殖民者的,但法国皇帝路易十六被群众送上断头后,他觉得法兰西帝国要完,于是转而向西班牙殖民者投诚,为了表忠心,不惜把自己的手下当奴隶,全部卖给西班牙殖民者。

后来西班牙和法国签和平协议,这哥们又六神无主了,为了制造与殖民地政府谈判的良好氛围,不惜下令将一名一同出生入死的革命同僚杀死,理由是,他在子女面前杀过几位法国白人奴隶主。

到了1796年,柏亚索已在海地混不下去了,带着一大笔或骗或抢的钱财,搬到了美国佛罗里达定居。这位号称反奴隶制的革命者,在当地买了一大片农场,然后又购买了一大批非洲黑奴,活得好不滋润

不过好景不长,1801年,在一次酒醉后的争吵中,柏亚索被自己买来的奴隶无意中刺死了。

再说说这个布里特。这人是一极端残酷的野兽,喜欢折磨奴隶主,非常变态。比如,他会反绑奴隶主双手,再用刚钩子钩住其下巴,再吊起来,只允许脚尖碰地,待奴隶主快要死的时候,他再用刀子慢慢凌迟割死。

还有一个奴隶主,被他用烧红的拔钉钳子插进双眼,脸上的肉,被烧得吱吱作响,焦臭的味道飘到屋外。

又有一次,他割开一奴隶主的喉咙,血涌如泉时,他一边舔食一边说,“朋友,白人的鲜血又甜又香,好好地喝个够,这就是我们对压迫者的复仇方式,我向神发誓,绝不投降,绝不和平!”

这就是黑人革命者对法国殖民者残酷统治的疯狂报复。

我们前面提到,掩护家人和主子逃离的黑奴杜桑·卢维杜尔,在革命爆发之际留在了海地。这哥们后来也参加了革命,而且一举成了海地“国父”。


杜桑·卢维杜尔

杜桑最初是如何参加革命的,现在很难考证,只知道他最初是在乔治·柏亚索的手下干活。但他比柏亚索和布里特之流靠谱多了,有勇有谋,也不是变态,带的部队以纪律严明著称。

杜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废除海地的奴隶制,所以在他看来,无论国籍肤色,任何支持这目标的人,都可以是朋友,而且也不一定就要通过残酷的战争来实现。

他一开始跟法国谈判,谈不拢,就跟西班牙联合起来打法国。后来他发现西班牙不愿意兑现废奴的诺言,所以等到1794年法国宣布废除海地奴隶制后,他又跟法国人合作,赶跑了西班牙人。

接着,英国人来捣乱,占了一块地,重新建立奴隶制,他因此又联合法国人,赶跑英国人。

1796年,与法国关系密切的杜桑,凭借屡屡得手的战功,成为圣多明克总督。期间,他私下与美国人签订了贸易协定,发展经济,同时训练了大量军队,为日后彻底赶走法国人偷偷做准备。

1801年,杜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颁布《海地宪法》,宣布海地独立,废除了奴隶制,当然也顺便宣布自己为终身总统,拥有绝对权力。当时杜桑自信爆棚,给拿破仑写信:“这是第一黑人致函给法国第一白人”。

自此,海地正式成为主权国家。

杀人立国

杜桑没高兴太久,宣布海地独立后,远在法国不可一世的拿破仑,表面应付他,但心里非常不爽,派出妹夫查尔斯·勒克莱尔远征海地。

杜桑还没来得及庆祝,不得不匆忙迎战。不过他确实是一打仗高手,战场上从没吃过亏,把勒克莱尔带来的4万远征军打得满地找牙。

但勒克莱尔毕竟老辣,虽然战场上失利了,可他算计多。他抓住杜桑过分自信且迷信法国(自由、平等、博爱这些价值观)的弱点,跟杜桑说,咱们别打了,只要你愿意提前退休,我们愿意废除奴隶制,坐下来和谈吧。

这杜桑本来打得也辛苦,一听和谈,还真以为法国人被打服了,连忙回应说,可以啊,谈吧。1802年5月7日,双方在海地角签订了《海地角协议》。

杜桑舒坦,高兴得飞起,放松了警惕。三个星期后的一个夜里,勒克莱尔找了一个荒唐的理由,故意把杜桑气得跳脚。没有了警惕之心的杜桑,单枪匹马跑来勒克莱尔驻地“理论”。

勒克莱尔见鱼上钩了,立马下令逮捕杜桑,并连夜将他运送去了法国,交给了拿破仑。杜桑这才大呼上当,原来浓眉大眼的法国佬,如此卑鄙和不守信用。

拿破仑怕杜桑东山再起,二话没说,下令将他关进了监狱。那监狱在一座荒山上,冬天非常寒冷,是一间不见天日的单独密室,而当时杜桑已经60岁了。10个月后,被套路的杜桑,孤零零死在了这座冰冷的监狱里。

勒克莱尔,也算是法兰西帝国一名将了,作为拿破仑妹妹的老公,素以凶残毒辣闻名。

他带着拿破仑的嘱托,刚来海地就给拿破仑写了一封信,说这海地就一野蛮荒地,黑人没一个好东西,所以只能用恐怖手段来对付:

“我们必须摧毁这里的黑鬼,不论男女,只要12岁以上的,全要杀掉;而在平原上的黑鬼,最少也要杀掉一半,估计如果要把圣多明各恢复到以前的常态,最少要屠杀3万名黑鬼才行。”

他对付黑奴,使用了包括活埋、水淹、刀割、火烧和环吊等一切你能想到的残酷手段。

最著名的一次,是他邀请了100多名海地自由黑人名流来参加舞会,午夜时分,正当大家喝得高兴时,他突然把男女宾客分开,然后对女宾说:你们的丈夫都是叛乱分子,要立刻处决。

女宾们还以为他开玩笑,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外面枪声大作,所有男宾一个不留,全部被杀死了。

还有一次,他召集了大量居民来到太子港郊区一大泥坑旁,逼着他们“欣赏”他是如何将500名杜桑的游击队员活埋的。

杜桑本来还算黑人领袖中比较温和的一个。但当勒克莱尔使用这种残酷手段时,他也不得不以牙还牙,以恐怖对付恐怖。他跟勒克莱尔说,“你每杀一个海地黑奴,我就杀一个法兰西白人。”

勒克莱尔活埋了500名杜桑游击队员,杜桑就一口气活活吊死500名法国战俘。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比赛玩杀人游戏,一时间整个海地成了杀人乐园、人间炼狱。

不过这勒克莱尔也是一短命鬼。杜桑被他设计害死没多久,1802年11月1日,他也因为黄热病死在了海地,年仅30岁。

这个时候,法国殖民者这边,由参加过美国革命的法国元帅罗尚博接手,海地黑人起义者这边,则由杜桑的一名副将、黑奴出身的让-雅克·德萨林接手。

其实无论谁接手,海地革命的戏码都是一样的,就是看谁更狠更凶残更卑鄙。

德萨林,出身和祖籍已经很难搞清楚了,有人说他父母来自非洲刚果。他年轻时,为一个叫亨利·杜克洛的法国奴隶主干活,因为工作出色,晋升为工头。

他的姓名是这奴隶主起的,最初叫让·雅克·杜克洛。后来,他被这个叫杜克洛的白人卖了,卖给了一个叫德萨林的自由黑人,改名为让·雅克·德萨林。

1791年,德萨林参加革命,最初也是在柏亚索的手下干,后跟着杜桑,打了不少胜仗,慢慢被擢升为准将。

1803年11月18日,海地角,萨德林迎战罗尚博。满腔怒火的德萨林更胜一筹,将罗尚博带领的的法军打得鸡飞狗跳,几乎全军覆没。
正规军出身的罗尚博,自此不敢再出战,灰溜溜逃回了法国。11月8日,因此成为日后海地的“陆军胜利日”。

在罗尚博被打跑后,杀红了眼的萨德林,没有停止暴力。他发誓“要把白种人的皮当羊皮纸”,下令发动大屠杀,直到将海地法国人全部杀干净为止。
1804年1月1日,法兰西角2000名法国白人、太子港800名白人、杰里米400名白人,在一个星期之内被全部杀光。德萨林看完“战报”后非常满意地说,“我们对付法兰西帝国这些吃人肉的家伙,就是要战争对战争,犯罪对犯罪,暴行对暴行。”

此后两个月内,大约5000名海地白人被杀害,另有无数白人仓皇逃离了海地。这就是著名的“1804年海地大屠杀”——其实这场屠杀,在整个海地革命期间也不算啥,但却是被西方媒体报道和渲染最多的一次。


这次屠杀,让许多白人更加相信,奴隶制不可轻易废除,否则后果难料啊。据说一辈子在废奴这事上左右摇摆的杰斐逊,听说这场大屠杀后大惊失色,他从此相信:除非把黑人赶出美国,否则废除奴隶制必导致黑人和白人之间的种族战争。

德萨林赢了后,还干了一件特别骚的事。前面我们说过,他参加革命之前,曾经被迫服侍过两任奴隶主。他发迹后,为了报复自己曾经受到的屈辱,没有杀掉这两个主子,而是把他们叫到自己家里当奴隶。

1804年1月1日,也就是发动大屠杀的同一天,德萨林宣布放弃“圣多明克”这一殖民者起的地名,成立“海地共和国”,即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非洲黑奴建立的黑人共和国。

与此同时,德萨林还自封为王,自诩“海地王国雅克斯大帝”。1805年,他再颁《海地帝国宪法》,确认自己为终身皇帝,禁止所有白人在海地拥有土地,并宣布海地为全黑人帝国。

至此,海地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海地独立革命,从1791年由奥戈之死引爆,至1804年德萨林宣布建立共和国止,历经13年血与火的暴力,终于告一段落。

小结

德萨林当了皇帝后,海地的命运也没有改变多少,只是打开了另外一扇地狱之门而已。德萨林本人,也没落什么好下场。这些,我们放下一篇再讲。我们先来小结下。

不知道大家看完这段海地革命史后,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我是被吓傻了。我写国族史也算写不少了,所以我知道,几乎所有国族想从奴役中解放出来,都是一部血与火的悲歌,都是如山的尸体堆砌出来的。

但是,像海地这样血腥的独立革命,还真是少见:喝人血、活埋、火烧、杀人游戏,如此触目惊心的暴力,在这场革命中也只道是日常。所以我一直感觉,海地革命不像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战争,而更像野兽与野兽之间的较量。

西方人贩卖和剥削黑奴,本就没把黑奴当人看,只把他们当财产,当可随意残杀的家畜。从这个角度看,西方人辱没人性,自己先成了野兽,黑人被他们奴役,早已不被当人看,所以双方大战,还真就是一场野兽间的大战。

自由和奴役,正义和暴力,文明和野蛮,在这样的斗争中是模糊不清的。白人,目的是阻止黑人做人,黑人,目的是为了改变被当做野兽的地位,堂堂正正做人,但可惜他们的手段却只有一种选择,化身嗜血野兽。

这样一场革命,最后会塑造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我们现在都看到了,应该说,这场革命的结果并不好,黑人没能在杀人之后成人,殖民者也没有在血腥过后真正放手。

理解海地总统莫伊兹之死,以及理解这个地球上最穷最腐败的国家,不回头看这段历史,是没法真正理解清楚的。下一篇,我们把海地的历史讲完整后,大家肯定会更有感觉。

END

本文作者:左页,血钻故事执行主编


部分参考资料: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非洲黑人奴隶创建的共和国,高胜寒
Political and Economic History of Haiti,form sjsu

海地总统刺杀案“核心人物”被捕:长期居住美国,中国青年网

看到这儿的都是真爱

关注我,看更多国际硬派历史故事

  1. 文章链接 : https://www.sdqirong.com/article/haidizongtongbeicishaqidihaidizuixuexingdeguozushi_34395.html
  2. 文章标题 : 海地总统被刺杀,起底海地最血腥的国族史
  3. 本文由齐融网网友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