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封后的第一顿堂食 不似往常 略带感伤

真的复商复市了么?昨天去前滩太古里,光是排队进停车场就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排到入口才发现,原来只有一名保安负责扫场所码,入场特别慢。



前滩太古里大概是疫情期间上海最活跃的商场了吧,封控时,许多餐厅就做起了外卖,解封后,更是陆续开出堂食,这两天人气爆棚,天桥台阶上、露台花坛边,满是按捺不住兴奋、席地而坐的人们,一副后疫情都市盛景。





解封后的第一顿堂食定在楼上荟馆,毕竟是我们往常吃得最多的火锅店,店里已经完成了一轮又一轮的核酸与消杀。



餐厅竟然还做起了外摆生意,买一套云吞面配冻柠茶,搬到隔壁的小桌子直接就能开吃,大家都不容易。



进店堂食是提前预定好的,伴随着服务员亲切的问好,再度扫码、量体温,时隔两个多月,我们终于再度踏进了正常营业的餐厅!



为了控制社交距离,餐厅设置了隔离桌,客人们彼此都坐得很远,但还是能听到服务员对每一位老客人说:欢迎回来!



熟识的经理来打招呼,也只是互道安好,不想多聊封控期间的生活,就好像新结的伤疤,不忍触碰。



开了瓶香槟,也谈不上庆祝,只是难得能吃上体面精致的食物了,想配一些高级复杂的风味。



冬阴功汤底是本店的招牌,眼下因食材短缺暂时做不了,于是选了经典的花胶走地鸡拼川娘辣汤底,仍是体贴入微的桌边服务,小姑娘帮我们把鸡剪开,沫撇干净。​



辣锅的调味似乎更香了呢,惊喜还多加了煎过的老豆腐。



厨房手打的竹笙酿虾滑,仍是贴心的两人份。



因为物流受限,富贵虾皇和鲜活鱼类还进不了上海,好在澳洲牛肉的品质优异一如往常。



蔬菜的品种也没有平日里丰富,但光是菜心苗就吃得我好感动,这一棵棵干干净净的,全是菜心……我终于不用洗沾满泥巴、烂掉叶子的保供蔬菜了!



砂锅花螺啫蛙腿和酒香鸭舌都是下酒好菜,吃不完就打包带走,第二天的下酒菜也有了。





时令的酒醉小龙虾,再来一坛,说好解封后不烧菜的,出门堂食一顿,三天餐食搞定。



临别时,服务员提着大包小包的打包盒送我们到门口,我说:“你们辛苦了!”小姑娘答:“能来上班就算幸运的了,毕竟楼上荟馆只开了前滩太古里,静安嘉里和国金店都还没开……”



解封后的第一顿堂食,美味一如常常,但总觉得跟往常又不一样:餐厅因隔离的要求,既是满座其实也只有四五成满,还要承担额外高出的食材成本,员工们的核酸要续上,每天还要做环境消杀……可即便如此努力,也不知道明天会变怎样?真正如常的生活在多远的前方?



更多美食文章欢迎关注微信:一片吃心

更多生活片刻欢迎关注微博:吃心一片儿

  1. 文章链接 : https://www.sdqirong.com/article/shanghaijiefenghoudediyiduntangshibushiwangchangluedaiganshang_86508.html
  2. 文章标题 : 上海解封后的第一顿堂食 不似往常 略带感伤
  3. 本文由齐融网网友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