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问粮食安全:面临二战后最大的粮食危机,将会带来哪些启示?

(报告出品方/分析师:华泰证券 张继强 张大为 吴 靖)

过去两年,国际粮价在新冠疫情、拉尼娜气候与流动性宽松等因素下迅速上涨,截至俄乌冲突发生前,粮价两年累计涨幅已超过40%。而在地缘因素、气候条件与全球贸易保护主等影响下,今年全球粮食供需格局进一步恶化,5月18日联合国粮食计划署警告“人类或将面临二战后最大粮食危机”,今年我国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牢牢守住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底线”。粮食危机似乎是个“狼来了”的故事,本轮国际粮食安全面临哪些挑战,国内能否独善其身、粮食涨价和通胀有多大压力,我们本文予以讨论。

问形势:国际粮价面临哪些挑战?

农产品需求相对刚性,一旦供给端出现问题,叠加投机炒作预期,价格容易大幅波动。目前粮价至少有三重挑战值得关注:一是俄乌冲突,对粮价直接影响在于俄乌粮食出口缩量,而更广泛的影响则沿着原油、化肥等大宗商品涨价传导,包括抬升种粮成本、推高生物燃料需求等;二是极端气候仍存隐忧,印度等粮食大国已发出减产预警;三是减产预期与地缘因素叠加下,全球多国收紧粮食出口并增加预防性补库,进一步恶化供需状况。

挑战一:俄乌冲突多渠道推涨全球粮价

俄乌地缘冲突对国际粮价的影响渠道最多元,包括供给、成本和替代性需求,冲突发生后的1个月时间内,国际粮食价格涨幅超过20%,俄乌出口份额高的小麦涨幅近30%。

其一,冲突将导致俄乌粮食供给实质性减少

乌克兰和俄罗斯是全球第四和第五大粮食出口国(2020年度),其中,小麦、玉米、大麦和油料等品种占据较高出口份额。俄罗斯农业区土地平坦、机械化程度高,其欧洲国土部分处于温带湿润气候区、适宜农作物生长,西部的东欧平原、西南部的顿河流域和伏尔加河流域是俄主要粮食产区。乌克兰地处温带大陆性气候区,国内农业用地比重超过70%,素有“欧洲粮仓”之称。俄乌两国的人均耕地面积均为世界均值的4倍以上。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2020年主要谷物全球出口量中,俄罗斯和乌克兰占小麦的23%(分别为16%和7%)、大麦的22%(11%和11%)、玉米的13%(1%和12%),油料作物中,占葵花籽油的57%(19%和38%)、油菜籽的12%(3%和9%)。

受地缘冲突影响,乌克兰粮食生产面临劳动力短缺、农资运输受阻与耕地破坏等问题,可能出现较大幅度减产。据联合国难民署,受冲突影响,截至4月20日,已有超过500万人逃离乌克兰、占乌克兰总人口约10%,而乌克兰18-60岁男性可被军方征召,农耕劳动力将更加短缺。并且,乌克兰的玉米和小麦种植带主要分布于中北部和中南部,与冲突区域存在重合,部分农业基础设施和道路受到军事破坏,化肥农机等物资难以下摆。


据美国农业部(USDA),4月、5月是乌克兰玉米播种期和小麦的开花期,7月是冬小麦收获期。而直至今年6月初,俄乌冲突仍未见到停火迹象,乌克兰粮食减产压力较大。乌克兰农业部表示2022年春播面积同比下降22%。今年5月的USDA供需报告预测,2022/23年度乌克兰小麦和玉米产量将比上年度下降1150万吨(同比-35%)和2050万吨(同比-51%),分别占到2021年全球产量的1.5%和1.8%。

减产之外,运输环节受阻也影响乌克兰粮食出口。敖德萨州是乌克兰经黑海对外海运的核心枢纽,其港口货运量占到全乌海港货物总量的67.6%(2017年),农产品主要经此地出口,目前该港口因军事冲突处于停摆状况,乌克兰声称境内超2000万吨粮食外运受阻。近期乌兰克通过陆路与多瑙河航运提高运输能力,但效率远不及黑海港口外运。

据乌克兰农业部,今年3-5月乌克兰的粮食出口量分别为30、76和106万吨,而冲突前的月均出口能力约600万吨。据USDA预测,2022/23年度乌克兰小麦和玉米出口量将比上年度下降1420万吨和2350万吨,分别占到2021年全球出口量的7.3%和13.6%。

俄罗斯短期减产风险小,但其农资进口与粮食出口面临西方制裁,同时作为反制措施,俄可能限制其粮食出口地、造成国际粮食贸易结构失衡。

俄罗斯农业带虽然不处于军事冲突区域,但其农药、种子等农资产品依赖国际市场,德国农资企业拜耳表示,已向俄罗斯提供2022年度的农业物资,但是否继续提供2023年及之后的农资,将取决于乌克兰局势的发展情况。

出口方面,俄罗斯粮食西运面临军事影响、转为东运则效率大幅下降。此外,全球四大粮食贸易商中的嘉吉和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已表示将缩减在俄罗斯的非必要活动并停止投资,而俄罗斯多家银行被排除SWIFT也影响到俄罗斯的粮食贸易交易结算。而作为反制措施,今年4月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表示,俄罗斯考虑将只向友好国家以卢布和国家本币结算的方式出口粮食。

其二,能源和化肥涨价将推高全球种粮成本

粮食以外,俄罗斯也是油气、化肥的生产和出口大国。油气方面,2020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份额占23%、全球第一;原油出口份额占11%、全球第二、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的油气出口中约50%出口至欧盟国家,此外,俄对欧出口天然气主要以管道运输,通过乌克兰运往欧盟的天然气约占1/4。

2021年以来,随着全球社交经济逐渐恢复、交通用油需求不断增长,同时OPEC与北美页岩油产能修复缓慢,国际油价持续攀升,俄乌冲突前布伦特油价已达每桶100美元,冲突后油价高位上探、最高时接近140美元,是2020年新冠疫情前的2倍、接近历史最高价位,而NYMEX天然气价格更高达疫情前的3倍。

化肥方面,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化肥供应商,其氮、磷、钾肥出口份额均居全球前三,据国际肥料工业协会(IFA)统计,2020年俄罗斯氮磷钾三种肥料出口量分别约占全球的15%、19%、14%。3月10日,俄罗斯表示将暂停化肥出口。同时,白俄罗斯钾肥出口份额占20%,其作为俄罗斯盟友、出口也受到西方制裁。

此外,天然气是生产氮肥的重要原料、占成本近80%,天然气涨价也进一步抬高氮肥价格。截至今年4月,国际尿素、磷酸二铵、氯化钾价格已是疫情前的4.3、3.6和2.3倍。

俄罗斯等化肥供给缺口带来农产品成本加成和减产压力。

其一,化肥和能源相关成本合计占农作物生产成本约20%。

参照我国《农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化肥占农作物生产成本约10%,而能源相关成本,包括运输、机器作业、农膜生产等,合计占生产成本约10%,我国农业机械化程度相对低,美国等能源成本比例更大。

其二,欧洲等地农业或因化肥供给缺口而减产。

欧盟自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氮肥合计占其进口总量的42%、进口钾肥占57%,除进口减少外,欧洲氮肥生产商正因天然气价格过高而减产。FAO资料显示,化肥对全球粮食产量的(长期)贡献率达50%~60%。USDA预计2022/23年度欧盟28国的玉米和小麦产量将较上年分别减产3%、2%。

其三,高油价间接推升生物燃料的替代性需求

粮食用途包括食用、饲用与工业用,其中生物燃料导致农产品供需平衡更加脆弱,增加了能源与粮食价格之间的相关性。生物燃料主要包括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前者主要以糖质和淀粉质作物为原料,包括玉米、小麦、木薯、甘蔗、甜菜等,后者由植物油或动物油转化制成,主要是棕榈油、大豆油、菜籽油和玉米油等。目前,美国和巴西占据全球燃料乙醇产量超过80%,欧盟、印尼、美国和巴西占据生物柴油产量超过70%。

据国际谷物理事会,2021/22年度美国用于生产生物燃料所消耗的粮食占其粮食总消耗量约47.4%、而食用占比仅9.2%。当下由于原油价格过高,美国选择继续扩大生物燃料使用,今年6月1日美国能源部宣布将提供5900万美元用于扩大生物燃料生产。

挑战二:气候因素造成粮食减产的风险仍高

天气因素向来是粮食危机的导火索。例如2010-2011年俄罗斯、美国极端干旱导致两国粮食减产20%和3%,叠加全球流动性宽松环境的投机炒作,国际谷物价格涨幅超过70%。而今年,拉尼娜事件持续、印度因高温减产,极端天气威胁仍存。

拉尼娜给全球粮食生产带来威胁。拉尼娜现象指赤道太平洋东部和中部海水持续异常变冷的现象,容易令赤道附近太平洋东海岸更加干旱(美国西南部与南美洲西岸)、西海岸(澳洲、印尼等东南亚地区)更加潮湿,我国也容易出现冷冬夏热、南旱北涝现象。

因此,拉尼娜事件发生年份容易造成全球农作物减产,Iizumi(2014)等估计,拉尼娜气候会对全球农作物播种面积的9%-13%造成负面影响,全球四大主粮(小麦、大米、玉米、大豆)产量较正常年份低0-4.5个百分点。

近两年拉尼娜事件反复出现。第一次是2020年8月下旬至2021年4月,东太平洋形成中等强度的拉尼娜事件,2020/21年度美国小麦与巴西大豆减产近10%。第二次是2021年8月至今,据美国气候预测中心(CPC)5月预测,本轮拉尼娜可能持续到北半球夏季(2022年7月至9月的可能性为59%),甚至可能持续到2023年、发生罕见的三峰拉尼娜。

眼下拉尼娜对粮食生产影响已见端倪。据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目前美国西部干旱已波及58%的冬小麦作物区,截止5月第3周,美国玉米种植进度72%、大豆50%、春小麦49%,显著落后于过去5年平均进度(79%、55%和83%)。

印度气温创下百年来新高,减产难以避免。今年印度也受拉尼娜等影响,气压异常、出现持续高温天气,3月以来多地气温创下1901年以来最高值、部分地区气温超过50度。高温区域与印度小麦、水稻和棉花等农产品的主要种植区重合度高。3-5月是印度冬小麦的灌浆期、冬播玉米的收获期、夏播水稻及棉花的播种期,高温干旱下的减产难以避免。印度农业部已将2021/22年度小麦产量下调5.7%至1.05亿吨、同比减产4.2%。

为保障国内粮食供给,5月13日印度宣布执行小麦出口禁令。不过,印度虽为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但其作物多用于自给,2021年印度小麦出口额仅占全球4%,其库存也自2018年来持续增加,对印度内外影响可能有限。

挑战三:农产品贸易保护主义恶化供需结构

全球粮食产量能够充分满足全球口粮在内的粮食需求、但仍有十分之一人口面临饥饿问题。FAO今年6月世界粮食展望中,预计2022/23年度全球谷物产量27.8亿吨、供给量(产量+库存)为36.3亿吨,远高于需求量27.9亿吨,并预计期末库存可剩余8.5亿吨,可满足全球约3.6个月的需求。然而,《2021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估计,2020年全世界有约7.2-8.1亿人口面临饥饿、近23.7亿人无法获得充足食物。

事实上,农产品生产高度依赖气候、土地等自然条件,具有生产集中、需求分散的特点。全球农产品供求在不同区域间错配,高度依赖贸易,故粮食危机根源在于分配不均。每年粮食国际贸易额占消费额约17%,而谷物出口前15的国家占据全球80%以上的出口份额。

近两年在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背景下,部分农产品出口国为保障本国粮食安全而限制出口、另有部分国家增加预防性进口采购需求,加大国际农产品供需矛盾,既大幅推升粮价,也造成一些贫穷国家粮食得不到保障。

据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统计,今年截至5月底,已有俄罗斯、乌克兰、印度、印尼等27国颁布粮食出口限制措施,涉及小麦出口份额的21%(俄乌两国贡献19%)、玉米出口份额的6%。

问制度:国内粮价稳定如何保障?

十八大后我国形成“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新型粮食安全观。生产端,我国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并通过最低收购价、生产者补贴等制度保障农民种植收益与种粮积极性,同时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需求端,调控粮食深加工产业以优先保障口粮与饲料供应;外贸端,通过进口配额制度过滤外部价格波动;此外,当国内粮价超预期上行时,政府可依法进行政策干预,维护粮食价格稳定。

粮食外贸方面,国内粮价长期高于国际粮价,进口配额制缓冲国际粮价波动的对内影响。由于我国农作物种植成本偏高,国内外粮价长期倒挂(国内高于国外)。若不对进口加以管制,国内粮食市场将面临国际份额挤占、压低粮价削薄种粮收益,长期看会导致国内粮食产量下滑、对外依存度提高,威胁到国内粮食供给安全,粮价波动也将受制于国际市场。


为此,我国于2002年开始建立起重要农产品进口配额管理制度。现行《农产品进口关税配额管理暂行办法》(2021版)涉及产品包括小麦、玉米、大米、棉花、食糖、羊毛以及毛条。其中,2022年我国对小麦、大米、玉米进口配额分别为964、532、720万吨,分别占2021年国内消费量的7%、2%、5%,配额内外关税分别为1%和65%。

进口配额制庇护下的农产品受国际供需和价格变化直接影响小,主要取决于国内产量和库存的充裕程度,因此,保障粮食产量稳定是我国粮食安全的关键。

粮食生产方面,我国通过种粮补贴来保障农民种植收益,通过补贴政策调整来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优化农产品生产结构。耕地制度方面,我国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农田优先保障粮食种植,确保粮食种植面积。

1)我国于2004~2006年建立起稻谷、小麦的最低收购价制度。

据2004年《粮食流通管理条例》,最低收购价制度指,政府在粮食播种前公布作物的最低收购价格,当粮食收获后若市场价>最低收购价,则市场主体可自由购销,若市场价饲用>工业用。

在“口粮绝对安全”目标指导下,粮食优先保障食用需求,例如今年5月农业农村部紧急叫停“青贮小麦”事件;工业用粮中玉米占86%(2021年),当玉米库存高企、陈粮堆积时,政策多鼓励适度发展以玉米为原料的燃料乙醇加工,例如2017年,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提及适度发展粮食燃料乙醇,助力玉米去库存。而当玉米供需格局转紧时,为防止玉米深加工威胁饲料安全,政策则多有收紧,例如今年一号文件中要求“严格控制”以玉米为原料的燃料乙醇加工等。

粮价调节方面,国家收储与拍卖发挥逆向调控作用,而当国内粮价涨幅过高时,政府还可采取硬干预。

据《粮食流通管理条例》,我国各级政府建立有粮食风险基金,用于支持粮食储备、稳定粮食市场,2020年全国粮食风险基金支出规模大约300亿元。而当粮食(包括小麦、稻谷、玉米、杂粮及其成品粮)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时,政府可以按照《价格法》规定,采取价格干预措施。(报告来源:远瞻智库)

问家底:国内粮食生产与库存情况如何?

今年国内粮食产量面临去年小麦晚播、今年疫情影响春耕两大隐患。按照收获季节划分,我国粮食主要分夏粮(小麦占九成)和秋粮(主要是玉米和水稻),分别于上年9-10月、当年4-5月播种,于当年5-6月与8-9月收割,约占当年粮食总产量的两成和七成以上。

一是,去年秋汛导致国内三分之一冬小麦播种延后,可能影响夏粮产量。

受去年秋汛影响,河北、山西、山东、河南、陕西5省冬小麦播种延后,合计占小麦播种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冬小麦晚播导致苗情偏弱,入冬前小麦一二类苗占比仅72.1%、为近十年最低值。为此中央下拨60亿元专项资金、下派专人落实管理,截至5月底,小麦一二类苗占比较越冬前改善17.4个百分点、基本持平常年。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5月28日预计小麦旺季收购量与常年同期相当。

二是,今年3-5月疫情扰动春耕,但政策保障下、5月播种进度已快去年同期。

今年3-5月国内疫情出现大范围反弹,而我国春耕一般从2月下旬至5月上旬由南向北陆续铺开,各地疫情封控措施给农业生产造成一定扰动。影响途径一是隔离封控措施造成人员静止,农业生产作业活动受限,二是化肥、薄膜等农资生产运输受限,三是农机跨地区调度问题。为此,3月18日农业部提出疏通农资下摆、确保农业人口返乡等应对措施,保障春耕生产。据农业农村部,截至5月23日,我国春播进度达的92.5%,较去年快2.4个百分点。

总体上,今年国内农情尚稳定、产量情况需要继续关注,USDA今年5月预测我国今年小麦、大米、玉米产量分别较去年增产2.5%、1.5%、4.5%。

我国三大主粮库存安全垫仍高,供给无实质风险。

2021年我国三大主粮库存共48亿吨,库存消费比76%,可支持国内9个月消费,远高于FAO认定的17%的警戒线。其中小麦、稻谷库存量处在历史高位、分别可支撑国内12个月和9个月消耗,近三年出现一定去库特征,分别与替代效应下的饲料需求增加、超期存储粮食加速用于饲料与工业用途等有关。(报告来源:远瞻智库)

玉米库存在2016年市场化改革后快速下降,而2020年来随临储玉米去库存任务收官,玉米库存已出现回补特征,2021年我国玉米库存总量1.4亿吨,可支撑国内6个月消耗。

问通胀:国际粮价与农资上涨对国内通胀影响几何?

在国内粮食生产和库存有保障的前提下,国内粮价上涨压力主要来自于种粮成本上涨、以及少量进口农产品的涨价输入,我们基于这两条路径评估对CPI的潜在影响。

其一,成本推动渠道的影响评估

我国化肥和燃油相关占农作物成本约20%、占三大主粮成本近30%。据《全国农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2020年我国农作物生产中,化肥成本、燃油相关成本(机械作业、燃料费、农膜费)占比均接近10%、且受国际市场影响较大,其他成本中,人工、土地、种子成本占比约为40%、20%、7%,其余体量不大。结构上,三大主粮中化肥和燃油两项成本的占比偏高、接近30%。

我国化肥和燃油进口依赖度高,受国际市场价格波动影响大。化肥方面,2020年我国进口肥料1061万吨,进口依赖度为20.2%。原油方面,我国能源结构“富煤贫油少气”,2021年我国石油进口量5.1亿吨,进口依赖度高达72%,国内成品油价与国际油价高度相关。今年俄乌冲突加之西方制裁导致国际化肥与原油价格大幅上行,截至5月,中国化肥批发价格指数同比涨幅达40%、国内成品油价格同比涨幅超30%。

财政直补缓解农民成本压力,但对冲幅度有限。据财政部,今年截至5月底,中央财政已累计下拨300亿元补贴种粮农民,以缓解农资价格上涨压力。但现有政策力度仍难以完全对冲成本上涨,按照我国耕地面积18亿亩、亩均成本1100元、化肥燃油成本占比20%、农资价格上涨30%估算,种植业成本累计上涨约1200亿元,为已有补贴300亿元的四倍。补贴不足以抵消掉成本压力,后续仍或逐步向市场价格传导。

定量看,成本抬升可能逐渐传导至CPI粮食项(占CPI权重约1.85%),我们假设化肥在三种情景下上涨30%、40%、50%;国内成品油价格上涨20%、30%、40%。中性情况下,预计成本压力将拉动CPI食品0.63个百分点,拉动CPI整体0.13个百分点。

其二,进口输入渠道的影响评估

俄乌冲突导致小麦、玉米、大麦、葵花籽油等农作物出口受阻,印尼出口禁令也导致棕榈油价格大涨。对我国而言,小麦和玉米进口依赖度低、且从俄方进口仍有保障;大麦和葵花籽油体量小,整体影响不大,不过棕榈油进口依赖度与消费量相对较大、值得关注。

我国小麦进口依赖度不足7%、且从俄乌进口少。我国小麦产需基本匹配,2021年共进口小麦972万吨,进口依赖度不足6.6%,多出于品种串换、比价效应下的饲料进口。

结构上,进口来源国主要为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三者合计占总额82%,而自俄罗斯进口占比仅0.5%、自乌克兰进口极少。

价格层面看,截至今年4月,进口小麦价格累计上涨8%,国内累计涨13%。,或与地缘因素带来的情绪提振与囤积需求阶段性走高有关。

我国玉米进口依赖度不足8%,但自乌兰克进口份额高。

我国玉米产需基本匹配,2021年共进口2836万吨,进口依赖度为7.9%。但进口结构失衡,2021年我国进口玉米中,美国占比70%、乌克兰占比29%、俄罗斯占比0.3%,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3月我国已累计从乌克兰进口玉米400吨,占去年进口总额约50%,其中3月当月进口136万吨(近三年同期分别为83、30、41万吨)。乌克兰粮食出口受限可能给国内玉米供给带来一定压力,据彭博社5月26日报道,我国已向巴西订购玉米超25万吨,以寻求改善进口结构。价格层面看,截至今年4月,进口玉米价格累计涨5%,国内累计涨3%。

我国大麦进口依赖度高,但消费绝对额小,对通胀影响小。

我国大麦产需缺口较大,2021年产量为200万吨,而消费量为1340万吨,进口消费比为78%。进口结构上,主要集中于加拿大、法国和乌克兰三国,分别占进口总额42%、32%、25%。国内大麦价格受国际市场影响大,但一方面大麦绝对消费额小,2021年我国大麦总消耗量仅为小麦的7%,另一方面,我国大麦用途中,饲料、工业与食用消费占比分别为48%、48%和3%。

其一,饲料加工可替代性强,一旦大麦短缺或价格大幅上涨可通过玉米、豆粕等替代;其二,工业用途主要为酿造啤酒,而大麦成本仅占啤酒成本不足10%,并且啤酒属于非必须消费品,价格传导难度大;其三,大麦食用部分占比极小,因而大麦涨价对通胀影响较小。

我国葵花籽油产需失衡、但在油料消费中的份额小。

2021年我国葵花籽油消费量为241万吨而产量仅64万吨,进口依赖度高达73%。全球供给结构中,俄乌两国分别占全球葵花籽油出口量两成和四成,俄乌冲突将对葵花籽油供应造成较大影响,不过我国葵花籽油仅占植物油消费量6%,在油料消费中的份额较小。

油料中,棕榈油值得关注。2021年,我国棕榈油消费量575万吨,进口量500万吨,进口依赖度高达87%。受2020年全球油料作物减产影响,我国三大食用油价格大幅上涨,今年豆油、菜籽油涨幅回落,而棕榈油受印尼出口禁令影响涨幅再度扩大。5月23日印尼放开出口限制但其价格仍在走高,总之,高进口依赖、高消费占比的棕榈油更值得关注。

定量看,进口渠道关注的五大品种中,大麦与葵花籽油消费量小,因而仅关注小麦、玉米、棕榈油三个品种带来的通胀压力。今年4月,小麦、玉米、棕榈油进口均价同比涨幅分别为23%、29%、72%,小麦走势震荡、玉米趋于回落,而棕榈油仍在上行通道。中性情况下预计小麦、玉米、棕榈油全年涨幅25%、20%、65%。

假设进口价格以其消费份额为限完全传导,测算结果显示,三者将带动CPI粮食或油料0.51、0.36、10.05个百分点,分别拉动CPI约0.009、0.007、0.131个百分点,中性情况下合计拉动CPI约0.15个百分点。

综合上述成本推动渠道和进口输入渠道,本轮国际能源化肥与粮价上涨可能拉动我国CPI约0.20(乐观)、0.28(中性)、0.34(悲观)个百分点。不过,考虑到价格的传导时间滞后、传导路径摩擦等,实际影响可能要打折扣。并且我国粮价上涨时当局可进行政策干预、平抑价格波动,上述测算值为非干预状态下的理论拉动上限。

启示

1、眼下国际粮食安全面临俄乌冲突发酵、极端天气扰动、贸易保护主义等挑战。尤其冲突已实质影响乌克兰粮食生产与出口,国际粮食市场供给收缩难以避免,加之农产品需求刚性,本轮国际粮价上涨(相比于工业金属等大宗商品)可能更具有持续性。

2、进口配额等制度安排下,国内粮食市场和国际市场分隔,国内粮价长期高于国际粮价、受外部价格波动影响相对小,但今年国内夏粮和秋粮产量信息仍需关注。在产量和库存有保障的前提下,国内粮价的上涨压力主要来自于化肥、燃油等农资成本上涨。

3、对国内CPI而言,成本上涨与高进口依赖的油料涨价影响较大,或拉动CPI约0.20~0.34个百分点,但由于传导时滞、路径摩擦与政策干预,测算值或仍偏高估。粮价以外,今年下半年国内CPI风险还可能来自于猪周期上行、以及疫后阶段性供需错配压力。

4、货币政策方面,近期央行提高通胀关注度,关心能源和粮食、政策思路是保供。易纲在4月IMFC会议上表示,今年确保了粮食生产和能源供应,物价将稳定在合理区间。政策方面主要通过再贷款等支持能源粮食生产进口与供应链稳定,国内通胀暂不构成政策制约。

5、近年来地缘事件、极端天气频发、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粮食安全问题愈发重要。国家日益重视农业核心技术、加大重点农产品自给能力,种业、化肥与农机存在机遇。

风险提示

1、国内粮食产量下滑。去年小麦晚播与今年疫情干扰春耕给国内粮食产量带来不确定性。

2、农资涨价超预期。全球油气价格高企、化肥短缺仍未解决,成本传导压力可能高于预期。

——————————————————

请您关注,了解每日最新的行业分析报告!报告属于原作者,我们不做任何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私信删除,谢谢!

获取更多精选报告请登录【远瞻智库官网】


  1. 文章链接 : https://www.sdqirong.com/article/siwenliangshianquanmianlinerzhanhouzuidadeliangshiweijijianghuidailaineixieqishi_88454.html
  2. 文章标题 : 四问粮食安全:面临二战后最大的粮食危机,将会带来哪些启示?
  3. 本文由齐融网网友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