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一个动作后,5岁女孩再没站起来…

7月8日,成都都江堰市的一所学校内,在一堂篮球训练课结束后,月月、萱萱、欣欣3个年龄相仿的小姑娘玩起了拍手游戏,笑声不时传来,和每个孩子快乐的模样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们坐在轮椅上。

她们都是因为跳舞下腰导致脊髓损伤、高位截瘫的。

正在练习篮球的孩子们

数据显示,当前全国有6.1万家在业的舞蹈相关企业,其中71%的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之内。中国的舞蹈培训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290亿人次/年,更以逐年29%左右的增长率递增。

在日益膨胀的舞蹈培训市场背后,10年来,因舞蹈下腰动作所致儿童脊髓损伤的比例,已从9.1%上升到了34%。跳舞导致的脊髓损伤,已跃居儿童脊髓损伤的首要原因。

痛心的案例:

做完下腰,年幼的她们再没站起来

受伤时,月月已经在郑州的一家舞蹈培训学校上了一年半的舞蹈课程,当时她5岁。那是2017年寒假,出事当天,和往常一样,月月在教室练舞,妈妈在教室外等待。

晚上7点多,老师让月月练习10个下腰动作。第一次下腰,月月就摔了,给老师说“腰麻、痛”,但老师让她坚持,月月又咬牙继续完成了剩下的9个动作。

“老师以为孩子哭,是因为跟不上进度。直到下课,才说她摔了。” 月月妈妈回忆,此时,已经是晚上8点,月月站不起来了。

送医的影像检查结果并未看出异常,但月月确实无法站立。第一个接诊的急诊医生表示“再观察观察”。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第二个医生一听“跳舞摔了”,立刻反应过来——“脊髓损伤”,月月妈妈一下子哭倒在地。

与月月年纪相仿的萱萱也是因为这个动作从此无法再站立起来。那是2019年,6岁的萱萱(现年8岁)在舞蹈室反复多次地坐、爬、翻身,但老师一直没有理会,也不曾告诉一墙之隔的家长。直到下课10多分钟后,两个同学见萱萱站不了,才架着她的胳膊走出舞蹈教室。

萱萱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刚会站就能跟着音乐摇摆,上幼儿园时还是个多才多艺的小主持人。虽然一家人生活在贵州的一个小县城,但萱萱妈妈还是努力将孩子送到了当地最好的文化馆学舞蹈。可谁曾想到,萱萱就这样受伤了。

从县医院到市医院,萱萱同样被诊断脊髓损伤,且积液严重,甚至威胁到她的生命。“当时(家长)觉得都无法呼吸了。”萱萱奶奶说。

欣欣受伤时也只有五六岁。那是三年前,那天她拼命跑出舞蹈教室,即便猛烈地撞到玻璃门上也毫不在意,她挥着手、蹦跳着,极力地想告诉外婆:她痛!

外婆赶忙用电动车载着她往社区医院赶。可欣欣年纪太小,说不清楚哪里痛,外婆以为只是拉伤了大腿肌肉,开了药,就载着她回了家。而到家时,欣欣已无法自己下车。外婆把她抱到沙发上,但欣欣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这时,家人才又打车去了医院。

欣欣外婆后来才知道,坐在电动车后座、被抱回家,在出租车里被抱着送医,这些动作,都是在“反复拉扯”欣欣已经损伤的脊髓神经,并且不可逆转。

严重的后果:

再也无法行走、跑跳甚至自主排泄

练习下腰,熟练的孩子,不过几秒。而脊髓损伤的后果,却是终身。他们可能无法再走路,无法再跑跳,甚至无法自主排泄。

欣欣就是如此。外婆介绍,伤后两年,欣欣都不得不依靠导尿管排尿。这是一个十分矛盾的选择,如果不导尿,尿液会在膀胱累积,就算撑炸了,欣欣也不会有知觉。导尿,又可能发生严重的尿路感染,甚至威胁生命。

萱萱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因为排尿不畅,就曾一次性取出了100多颗肾脏结石。

更多的影响还在这之外。欣欣外婆介绍,欣欣的康复训练几乎从早到晚,每天晚上还得每两三个小时翻一次身。“不翻身,就长褥疮,烂得看到骨头”。因为没有知觉,欣欣的腿还在一次做艾灸时被严重烫伤,敷了两个月的药,伤口才逐渐愈合。

因为脊髓损伤,腰部无力,月月、欣欣和萱萱都或多或少有了脊柱歪斜、骨盆倾斜,而歪斜的脊柱还会慢慢地压迫孩子的内脏。特别是欣欣,脊柱几乎呈S状。再就是骨骼疏松、肌肉萎缩,3个孩子的小腿,都已经萎缩到跟手臂差不多粗。

欣欣是3个女孩子里最大的,有一头漂亮的自然卷,白皙的皮肤,很是可爱。只是“妹妹”们打闹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人。外婆悄悄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提受伤的事,“她大了,现在性子犟,哪个都不准提”。

受伤的不仅仅是孩子。求医路上,每个家庭,几乎都承担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治疗费。

为了求医,欣欣父母双双辞职,带着孩子跑遍了全国,在甘肃“一缴费就是5万”的诊所,住了快一年。

萱萱爸爸在成都开着网约车挣钱,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妈妈则为了萱萱能上学,一个人带着她和妹妹回到了距离成都几十公里外的老家,早上把妹妹送去幼儿园时,就得把姐姐锁在家里。

“带姐姐去看病,妹妹却一定要跟着。”萱萱妈妈说,推着姐姐,无暇顾及妹妹,大人走一个小时,妹妹就跟着走一个小时,也不哭,也不闹,但就是要跟着。

病友互助群:

“60%以上,都是因为跳舞导致的”

脊髓损伤的治疗好似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几乎没有家长能轻易接受“不可逆”的损伤后果。河南、北京、山东、重庆、甘肃、陕西……听说哪里的医院好,他们就往哪里的医院去。

但“无法治疗”,这几乎是每到一家医院听得最多的话。等待孩子和家长的,只能是漫长的康复训练。而康复训练,则意味着只能通过外力刺激来延缓肌肉和神经的萎缩。

检查结果显示,一名跳舞导致脊髓损伤的孩子出现了严重脊柱侧弯

轮椅,才是最残酷的现实,绝大部分孩子的一生都将困囿在此。

月月妈妈曾带着孩子到北京进行康复训练,哪怕“一个小时就要600元” 。那是2017年夏天,她遇到了更多与月月相似的孩子和家长,“有的家长为了省下钱给孩子多做一节课,睡地下通道,有的在重症监护室外的走廊里打地铺,一睡就是一两个月”。

那段时间,月月妈妈加入了一个脊髓受伤的病友互助群,当时群里有36个家长,到现在,已经有446个群成员:2020年11月22日受伤,来自陕西榆林;2021年4月23日受伤,来自浙江金华;2021年5月25日受伤,来自北京;2021年6月8日受伤,来自重庆……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家庭梦碎的悲伤时刻,“60%以上,都是因为跳舞导致的”。

每年寒暑假,也是病友进群的“高峰”期。“去年到今年,新进了十几个。”同在病友群内的萱萱妈妈说。每进一个“新人”,她就难过得几天都睡不着。

“为什么要建群,就是想我们这群家长能够抱团取暖。”月月妈妈说,因为医院的康复,已经不适合需要长期、甚至每天进行康复训练的脊髓损伤的孩子,“(建群)至少能有人互相商量治疗方案,提供经验,互相安慰”。

但结果往往很残酷。月月妈妈说,积极的家长,都还抱着“痴心妄想”,希望孩子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能够回归社会。“而许多家长,时间长了,也就接受现实了,便不再愿意和群友交流了”。

医生告诉你:

脆弱的脊髓神经是如何受伤的?

“跳舞导致脊髓损伤的孩子越来越多。”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睡眠医学中心郑重医生对此深有感触,这几年,他接诊了10多名患儿,今年就已经有6例。

“关键是,绝大部分找到我的,已经迟了。”擅长神经电生理检查和经颅磁刺激治疗的郑重说,除非是非常轻度的损伤,在规范的治疗后,可能重新站起来,否则,绝大部分的患儿都只能终身与轮椅为伴。

下腰,是如何损伤脊髓的呢?

在人体脊椎后缘,两侧的椎弓根和椎板合成的一个管状的结构,叫做椎管。椎管里就是脊髓和神经,支配着人们的感知和运动。脊髓的任务就是将大脑信号和全身通联起来,上传下达,如果任何节段的脊髓或神经受到卡压,就会产生相应的症状。如果脊髓严重受损,就会发生瘫痪,且脊髓的损伤不可逆。

儿童练习下腰时,胸椎极度过伸,延髓和圆锥马尾与颈椎和腰椎的位置相对固定,脊髓也相应被拉伸,由于儿童脊髓顺应性远远小于脊柱,当到达临界值时,可引起进入脊髓的血管损伤,导致脊髓损伤。简单地说,就是脊柱的过度伸展、过度屈曲,牵拉作用导致脊髓供血动脉,如根髓动脉等损伤甚至闭塞,从而发生脊髓缺血。

重要的是,这类脊髓损伤有一定的“隐秘性”。X光、核磁共振等影像检查难以发现脊髓缺血的病理改变,神经电磁检查则可以发现,脊髓的电生理传导出了问题,“下行通路和上行通路遭到损害。”郑重解释说,刺激大脑皮层时下身没有反应,盆底检查反射也消失,排便中枢受到影响,大小便失禁。

有多年习武经历的郑重表示,并不是说儿童就绝对不能练习“下腰”动作,而是要有专业的培训知识,充分热身的情况下,循序渐进,在患儿摔倒、出现腰痛后,要意识到可能是脊髓损伤,不能再要求孩子“坚持”,不能继续弯腰、扭动,要尽量平躺在硬板床上,及时拨打120,由专业急救人员送到医院,避免多次伤害,加重病情。

庞大市场背后:

下腰所致的脊髓损伤10年间增长到34%

不过,众多家长或老师并不清楚这种伤害隐秘和危险。而舞蹈艺术培训,仍是绝大多数有女孩的家庭的选择。

这种选择更让舞蹈培训成为一个新兴的蓬勃市场。

7月9日晚,红星新闻记者在金牛区一家舞蹈培训机构走访发现,大部分的家长对“下腰”导致脊髓损伤认识不多,“选择正规的机构和老师,应该就不会吧。”一位家长表示。

培训学校的一位老师表示,小朋友练习下腰比较少,更多是培养兴趣为主。机构的老师都是学过安全教学法的,七岁之前的小朋友腰椎都很软,也比较容易受伤。要等到年龄稍微大点,才开始练腰。

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前全国有6.1万家在业的舞蹈相关企业,其中71%的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之内。中国的舞蹈培训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290亿人次/年,更以逐年29%左右的增长率递增。

2011年我国舞蹈培训行业的市场规模为95.86亿元,2017年的市场规模增长至158.74亿元。根据公开数据预测,预计2021年舞蹈培训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元人民币。

而与蓬勃市场相对应的,是受伤孩子人数的不断攀升。

知网关于儿童脊髓损伤的论文截图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搜索“中国知网”相关文献发现,2010年,第五届北京国际康复论坛上的一则论文显示,2000年到2010年,通过对北京博爱医院脊柱脊髓外科收治的54名儿童脊髓损伤临床特点分析,“舞蹈练习损伤占9.1%”。

而发表在2020年4月《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刊物的《儿童脊髓损伤致伤原因变化特点》一文,对2015年至2019年收治的221名14岁以下脊髓损伤患儿进行分析,儿童脊髓损伤原因最主要的是体育运动损伤,共78例,其中下腰动作导致的占75例,均为无骨折脱位型胸脊髓损伤,占所有脊髓损伤原因的34%。

家长呼吁:

不要把脊髓损伤只当成意外 

一切真的只是意外吗?这是盘旋在每个因为孩子学跳舞导致脊髓损伤、高位截瘫的家长心中挥之不去的疑问。

“脊髓损伤,就算发现得再及时,也会留下残疾。”月月妈妈说,但如果及时就医,而且正确处理,至少孩子还有站起来的希望。

然而,萱萱、欣欣和月月都是在伤后十多个小时甚至24小时后,才最终确定是脊髓损伤。

月月受伤后,月月妈妈请教过很多专家,包括河南省杂技团团长,“热身不够,无保护,受伤后还坚持训练,没有及时送医”,几乎是每个下腰导致脊髓损伤的“通病”。

萱萱妈妈回忆,萱萱跳舞的教室是水泥地面,连保护的软垫子也没有。事后律师取证发现,教学的舞蹈老师只有舞蹈考级资格证,并没有相关的教育资质。

妈妈们坚持相信,如果孩子早一点送医,或者老师和家长能够对脊髓损伤有一点认识,送医时不是开私家车,不是背着、抱着,而是正确地把孩子平躺放置在硬木板上,脊髓损伤的情况一定会比现在好些。

“我们就是想呼吁,如果受伤了,不要再让孩子坚持,要马上送医院。老师和家长都要有脊髓受伤的意识,而不是娃娃娇气。”萱萱奶奶说。

萱萱妈妈说,她甚至希望能有人来拍摄纪录片,来看看当孩子因为跳舞导致脊髓损伤后,一个家庭是如何坠入深渊的。

(文中月月、萱萱、欣欣均为化名)

谨慎!

编辑:于丹丹

审核:所双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1. 文章链接 : https://www.sdqirong.com/article/weixianyigedongzuohou5suinvhaizaimeizhanqilai_34080.html
  2. 文章标题 : 危险!一个动作后,5岁女孩再没站起来…
  3. 本文由齐融网网友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