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温暖的女孩

李小敏出生在哪里已经不知道了,但是她生长的地方却是在李庄。她的这姓氏是后来改的。李小敏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整天不知道上学,年纪轻轻,就辍学了。很叛逆,胆子也大得很,跟邻村一个无业游民私奔去了。李小敏有一个亲生的弟弟,李明,她弟弟的姓氏也是后来改的。至于他们真正的父亲,姓什么,叫什么。她从来也不知道,也没有记忆。她的母亲一生也没有提起过。李小敏从开始记事起,她就只知道继父。只知道生养她的地方就叫李庄。李小敏的继父,兄弟姊妹三个,一个弟弟,最小的妹妹。他们家在李庄是有名的破落户。因为他的继父年龄大了,实在寻不上老婆,最后在媒人的撮合下娶了李小敏的妈妈。一切从简,只领了一个结婚证。李小敏的继父的母亲也是改嫁而来,她的继父兄弟二人是一个亲生父亲,而他们的妹妹又是一个父亲。这个李庄,有一个很可怕的落后的思想,那就是儿子最重要,也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都是最重要的。然后才轮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这种重男轻女的可怕思想,也许你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是它真实的发生了,也存在了。如此落后的思想,可想而知。李小敏的妈妈,并不太受待见,更何况李晓敏本就是女儿身,又不是亲生的。尽管李小敏的妈妈也不受待见,但她并无一点心疼女儿,兄弟姊妹三个,她只揍过李小敏一个人。揍起来下手没个轻重,那叫一个狠,每次打的她嗷嗷直叫,哭的厉害。闹不清楚,搞不明白,李晓敏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一种心理,是把对不负责任的男人的恨,掺杂进去了吗?有时候最严重的一次,直接把李小敏提起来就扔,一下子就扔了好远,那次李小敏磕破了头,被村子里面的兽医缝了几针,偏额头处留下了几道永远的伤疤。李小敏的继父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属于那种跟草一样随风摆动的人。这种性格,着实可恶,该做的事情就去做,该看的事情就看着。你像李晓敏挨打的时候,他不去劝,就站在一旁看着。有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是结了婚,也丝毫没有自己的主见。这样一个男人,你别说他穷,要是他不穷,恐怕老天都看不过去吧!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面,唯一一个对李晓敏还不错的人,大概就是它的奶奶了。也许是同命相连,年轻的时候总是被自己的丈夫给教育,欺负。更多的可能是经历的风雨多了吧。如果李小敏挨打被打看到了,她会上前劝阻。人一老,精力就会有限,精神就会不济。虽然她有慈悲,文化毕竟有限。就单单说,她总是告诉李小敏,她的母亲继父也不容易,你要好好努力,将来孝顺她们。什么叫做志比天高命比纸薄,李小敏的妈妈,用一生很好的诠释了。从她年纪轻轻不学无术,就敢跟人私奔来看。那是一个相当不安分的主儿。也是一个有追求的主儿。李小敏的妈妈结婚以后,在村子里面生活了,两三年。家庭的那种穷,她实在受不了,也看不下去了。就撇下了三个孩子还有丈夫出去打工挣钱了。李小敏的继父从来没什么主见,这一次倒是坚持了一回,不知道他是怎样的心理,李晓敏的妈妈回到家看孩子,准备再一次出去打工的时候,他坚持要跟着。就这样丢下三个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了两三年。李小敏的爷爷,是一个受封建思想侵蚀的人。他的老伴,还有李晓敏就是他的无知下的受害者。既固执又独断专行。脾气又火爆,一不顺,就要打人来出气。但这人也有掂量,打人也分人。李小敏的爷爷,种了几亩地,养了几只羊,这大概就是一家里面的收入了。小小年纪,劈柴烧火,拔草放羊,就成了李晓敏的活。俗话说得好:干得做得。干得多自然就吃得多。本身李晓敏又是长个子的年纪,别看她还是一个女孩子,她吃得特别多。馒头一顿能吃,三个,再来一碗粥。就是因为吃得多,她总是被爷爷教训。李晓敏是无邪的,是天真的,也是后知不觉的。很像一株野草,在风中快乐,也在风中起舞。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生长的,从不怨天,也不忧人。吃不饱饭,上学的时候,总是饿得肚子疼,好在她的善良,她有好几个小伙伴。她们把她带到自己家里,她也不挑食,也不客气,逮到食物,就是一顿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尽管这样,并没有一个小伙伴们,讨厌她和嘲笑她。也许,只有最简单的人,才是最快乐了。李小敏的妈妈一生跟钱有缘,又跟钱没缘。她能像一个男人一样战斗,能挣很多钱,但是她好像又是唐吉诃德式那样的人物一样,挣来的钱又常常被别人骗去。所以她的一生很悲壮,也很凄惨,穷之一字贯穿了她的一生。李小敏的妈妈虽然对待自己的孩子,并不怎么样,但是对待别人,很好。李小敏的妈妈跟继父出去打工了两三年,安顿好了,有了固定的住所,她们便把李小敏的弟弟还有妹妹给接走了。独自留下李小敏一个人,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第一次,李晓敏的母亲跟继父带着她的弟弟跟妹妹走的时候,她伤心欲绝,哭得撕心裂肺。她想要跟着一起走,她注定要失望,她被爷爷强行给带回家了,而且还狠狠地揍了她一顿。再后面几次,她都是面临同样的结局,最后她算是麻木了,也不再要求了。慢慢地每一次母亲,继父他们要走的时候,她都会很懂事地去送送。然后很知趣地独自跑回自己的屋子,偷偷地大哭一场,很多时候,她是困惑的,也是不能理解的,为什么单单要留下她一个人。李小敏的妈妈跟继父以及弟弟妹妹每一次回来,她都冲在最前面帮忙拿东西。她很渴望妈妈跟继父的认可,只是想要一个小小地夸奖,可是从来没有人,认真地夸奖过她一次。好像她这么小的孩子就应该这么懂事,也应该这样一样。李小敏的胆子是很大的,别说走夜路,就是在坟头上过夜她也不害怕。但是李小敏也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那就是她睡觉的时候总是蜷缩着的,就跟一个刺猬一样。可能是一个人独立惯了,经常在一个又破又旧又脏又漏雨的屋子里面住着。每到有雨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无助地蜷缩在床上的一角不漏雨的地方。亦或者是,雷雨的天气,雷声带给她本能的害怕,所以她才会养成这样的毛病。两三年的时光,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李小敏的爷爷死掉了,才六十多岁,不算大,也不算老,死的的很痛快,得了病,没到医院就死掉了。此后,李小敏又跟着奶奶生长到成人。那一段时光也许是她这一生之中最快乐的日子了吧。李小敏成年起,再也没学可上,她被送去打工了。她走的时候,她的妈妈还有继父,给她做了好吃的,又给她买了新衣服,然后告诉她要好好努力打工,要好好挣钱,记得要给你弟弟买房子。李小敏,这一次无疑是被感动到了。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她还在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一晃,几年过去。李小敏的弟弟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穷,没钱。她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给他的弟弟付了一个首付买了一套房子。她的母亲还有继父给她的弟弟寻了一门亲事。李小敏的弟媳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既然嫁人了,按说就该好好跟人生孩子,过日子,但是她偏不。她跟李小敏的母亲很不对付。没事总是找自己老公的麻烦,也威胁自己的婆婆,房子是有了,还没有车,没车,别想让生孩子。李小敏的弟弟,可能是从小受到了继父的熏陶,人五人六,但却很没主见,一见了妻子就怂。李小敏的母亲,为了保住自己孩子的婚姻,再让人生一个儿子。就开始对儿媳妇何种承诺,买,必须买。然后开始各种干活,给钱就干,同时也更加严厉的要求李小敏,甚至把她的工资卡给要到手了。那以后,李小敏每次花钱的时候还要给她的母亲要,就是生活费也要去要,从来都没有说主动给自己的女儿的。李小敏,别说手机了,都是用的又旧又破的那种,她没钱。就连衣服,她自己也是洗了又洗,再没有穿过很新的衣服。就是看到人家吃个零食,她都只能在旁边眼馋。这样的日子,李小敏终于崩溃了,她很累,很累,她想睡觉。她回望自己短短的一生,她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她感受不到一点价值和意义。她结束了,她自己的生命。


也许这首诗最能说明她这短短的一生吧: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


李小敏的尸体,被她的母亲和继父拉回家,随便在自家地里埋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据说她的母亲跟继父照样生活着,她的弟媳又再给她母亲提要求了,让她必须把房贷也还完了。她的母亲还没有抱上孙子了。她的母亲又开始给她的小女儿说教,她的母亲又开始给她的儿媳妇各种保证,她更加的拼命地干活了……………


  1. 文章链接 : https://www.sdqirong.com/article/yaowennuandenvhai_88357.html
  2. 文章标题 : 要温暖的女孩
  3. 本文由齐融网网友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